来自 五洲彩票app网址 2018-08-19 12:18 的文章

连忙扯住已套在他颈上的白齐王后脖梗上一双手

 
    皇帝淡淡地吩咐,声音无比地消沉。
 
    李鱼依旧毫无觉悟,直挺挺地站在那儿,直到发现李绩没有欠身领命,才醒悟到这是他的差使,急忙躬身,学着电视剧里的太监们一样,把拂尘一扬,结果风向不对,粘到了自己脸上。
 
    李世民道:“李祐,贬为庶人,赐死!”
 
    李鱼心头一颤,道:“喏!”
 
    李世民沉默了片刻,才压制住声音的颤抖:“一众谋反从犯,尽皆处死!”
 
    李世民闭了闭眼睛:“罪……莫及家人了,其余人等,既往不咎。”
 
    他是谋反者的亲爹,还如何罪及家人呢?自家这笔账都算不清楚了,而且他心里也清楚,那些大头兵们,当真没有选择的余地,所以虽是谋反大罪,此番处治的范围,却算是极小了。真正处斩的,不过四十余人。
 
    李鱼暗暗松了口气,欠身道:“喏!”
 
    李世民摆摆手,李鱼便往中书门下去传旨,堪堪走出御书房的殿门,刚到了院子里,就有一个大太监急急走来,一见李鱼,便站住了。
 
    做为一个大太监,他自然清楚李鱼的身份,所以倒不敢真拿人家当小太监使唤。他站定了身子,向李鱼微微一笑,轻轻拱了拱手,道:“有劳,陛下如今,可在处理奏章?”
 
    这是官话了,他实际上想问的是,皇帝现在心情好不好。这是宫里人的习惯,不先了解清楚了,报好消息有时也能拍马屁拍到马腿上,更不要说是坏消息了。
 
    李鱼在宫中几天了,对此心中了然,忙也站定,还礼道:“公公若无要事,此时就且莫进去了,陛下此时,心情不好,非常的不好。”
 
    那太监听了怵然一惊,急忙道谢:“多谢关照!”
 
    李鱼点点头,径去传旨了。
 
    那大太监伫立片刻,轻轻叹了口气:“陛下此时心情极差,秀女们入宫的消息便暂且不提了吧,没得去御前讨个没趣。”
 
    他摇摇头,也自转身离去了。
 
 第544集 清算
 
    皇帝的旨意传到大理寺,大理寺立即开始执行。
 
    这是谋反大罪,不用等到秋后问斩,即刻施行,而且因为造反的主谋是皇帝的儿子,这也算是皇室的一件“家丑”,所以处斩这些从犯,并不采取公开处决的方式。
 
    四十多人,包括那尚健在的三位“王爷”,便都在大理寺内被解决了。
 
    李鱼又回到宫中,把对齐王的处置旨意传达到内廷,内廷一位姓洛的大太监长吁短叹一番,便对身边一个小太监道:“哎,果儿,你陪李将军去太极宫,向齐王传达陛下的旨意吧!”
 
    是陪同,也就是说,真正传旨、监督执行的人,就是李鱼了。
 
    而李鱼可不是真太监,那位大太监对他的身份其实很清楚,但还是含糊地做出了这个决定。
 
    李鱼也知道,这是因为要被施以绞刑的人是皇帝的儿子,那大太监不愿沾手。这种差使,执行了也不是什么有赏赐的事情,而皇帝的儿子死在你的手上,就算他罪有应得,且是皇帝本人下的命令,可皇帝再看到你时,心里会不会觉得腻歪?
 
    这些宫里有职司的大太监,都是天天在皇帝眼么前儿转悠的人,可不想在皇帝眼中搞出这样的不自在。
 
    李鱼又不傻,当然听得出他的忌讳。可这大太监是御前的人,如果推脱,因为死人被人惦记上难受,被个活人惦记着那就更难受啊,所以话到嘴边儿,他又咽了回去。
 
    太极殿如今成了软禁齐王的“牢房”,外有孔武有力的太监数十人看守,自李世民同意调几十名禁军高手扮成太监入宫后,便从中调拨了四人,加入了这太极殿的守卫当中。
 
    四人中的头儿是一名伍长,名叫王东。王伍长同那些太监们一样孔武有力,为了进宫冒充太监,还刚剃了胡子,他本是一脸的络腮胡子,如今刮得也不甚干净,青渗渗的一张脸,看着有点吓人。
 
    李鱼到了此的心思,听罢旨意,便对王伍长道:“王将军,我等看似强壮,实则无力。齐王孔武有力,若是挣扎起来……,王将军可否助我等一臂之力?”
 
    王东只是一个伍长,被人尊称为将军,登时骨头一轻,当即便摩拳擦掌,答应下来。他一挥手,便领了那三名军将,跟着李鱼、果儿公公和那接旨太监等一干人等进了大殿。
 
    齐王此时正坐在榻上发呆。
 
    他宅是宅,可是平时宅在王府里,有醇酒美人,有狐朋狗友,其实快活的很。可在这里却什么都没有,偌大一个宫殿,空荡荡的就只他一人,实在无聊的想死。
 
    几次三番求见父亲,想利用亲情打动他,齐王也想过了,他虽然混蛋,只要抱着父亲的大腿哭天抹泪地乞求一番,父亲还真未必下得了狠心,这个王位是保不住了,但做个富家翁应该还是可以的。
 
    他正发呆,李鱼等人就进了。
 
    李鱼看了一眼果儿公公,果儿公公向传旨太监呶了呶嘴,传旨太监向王东王伍长咳嗽一声,王伍长便一活动双腕,踏步上前,大声道:“陛下有旨意,齐王谋反,大逆不道,着即贬为庶人,赐其死罪!”
 
    一个太监急忙捧着一匹白绫上前两步。
 
    齐王正在发呆,他们走进来时根本就没注意,等那王伍长说到一半,齐王才清醒过来。
 
    “什么什么?父皇赐我死罪?不可能!这不可能!”
 
    齐王面色苍白如纸,疯狂地大叫起来。
 
    他从榻上一咕噜爬起来,赤着脚,撒腿就要往外跑,那接旨太监急忙大叫:“拦住他!拦住他!”
 
    众太监齐齐上前,张开双臂,想去拦阻齐王。
 
    “滚开!我要去求见父皇!”
 
    齐王奋起勇力,双臂一振,众太监被他的猛力一下子振开了去,呈溅射状倒飞出去,但齐王只向前迈出一步,那王伍长和三个伙伴便一拥而上,拧胳膊的抱腿的,将他紧紧锁住。
 
    一时五人便挣扎在一起,他们一起重重地倒地,犹自挣扎。李鱼和那果儿公公、接旨太监紧张地看着,就见五人拳打脚踢一番,齐王趁着一员军将眼睛被打个乌青,一把将他肋下的刀抽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快阻止他!”
 
    李鱼大惊,这时无论如何不能坐视了,李鱼一个箭步窜上前去,官靴向前狠狠一踢,坚硬的靴尖正中齐王脉门,将那刀踢得“呼”地一声旋转出去。
 
    果儿公公和传旨太监也慌了,这要真让齐王冲出去,不要说真能冲去见驾了,就算被他杀了几个太监宫娥,大家都要一起吃罪。当下也就一起扑了上来,接旨太监倒骑在齐王身上,死命地锁住他的大腿。
 
    果儿公公忙不迭把被齐王压在身上的白绫抽出来,拼命向他颈上套去。
 
    齐王嘶声大吼:“放开我!我是皇子,你们好大胆!我要去见父皇!放开我!”
 
    他一边大吼一边挣扎,那白绫子又长,被他捡起一截,反缠在果儿公公颈上,勒得果儿公公直翻白眼。李鱼一见不妙,连忙扯住已套在他颈上的白绫,右脚往齐王后脖梗上一踩,双手用力,拼命向后勒去。
 
    一群人八爪鱼一般纠缠在一起,也不知道勒了多久,那齐王脸孔胀紫,两眼突出,舌头探出老长,喉间骨节吱嘎嘎作响。
 
    王伍长被齐王压在身上,右手不断拍地,就跟拳台上认输的拳手似的:“且住手!且住手!齐王已死!齐王已死!”
 
    李鱼听了这才定晴一看,齐王果然一副吊死鬼模样,把李鱼吓了一跳,赶紧松了白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