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五洲彩票app官网 2018-08-19 12:43 的文章

欠了欠身他也不知道皇帝为何起来

 滴漏刻度快到了子时,李大器等人都紧张地看向李鱼。
 
    偷袭是不可能存在的,虽然说大家都是禁军,只不过我是左屯,你是右屯,可即便是同属一屯,你半夜三更明火执仗地跑去玄武门……,不要说顶盔挂甲了,就算是赤手空拳,也是射杀没商量。
 
    皇宫大内,如果那么容易就被你接近,再来个出其不意,杀人夺门,岂非是天大的笑话?
 
    左屯的将士只有刀枪,没有任何远程武器。连盾都没有,你一个守宫门的侍卫,需要这些东西么?所以他们的武库里,根本没有储备这些武器。
 
    皇城守卫那里也没有,但皇城守卫们的大营里有。
 
    皇宫禁军今夜是褚龙骧的部队值守,褚龙骧的大本营设在龙首原边儿上,而黄昏时候,宫门、城门,将要依次关闭的时候,一道密旨就由一个禁军所扮的小黄门儿,踏着隆隆的闭门鼓声出了城,送去了龙首原。
 
    而此时,褚龙骧已亲率大队人马进了京城。
 
    好在大唐是执行宵禁的,夜晚的时候,除非特殊情况,否则百姓不许在街上行走,他们的活动空间只限于各坊之内。所以大军调动的声音察觉的人并不多。
 
    一支押运着兵车的队伍,一进城就直奔北城西北角的屯军营地。他们给左屯的将士送去了盾牌、弩箭、飞抓等物。
 
    攻打玄武门,不需要千军万马,千军万马在那儿也摆布不开,只需屯卫一支部队就可以了。出于安全考虑,皇帝也不会允许这支军队与屯卫一起攻打玄武门,就算他们没有反叛之心,还有个军纪的问题。
 
    战乱之中,很多事是没有办法进行控制的。
 
    李鱼等人眼看时间将到,运送武器的车队已及时赶来了,他们马上分发武器,一阵装备之后,更加显得杀气腾腾,李鱼把手一招,众人便隐入了茫茫夜色,贴着宫墙,直奔玄武门。
 
    而那支押送武器装备来的部队则折身而返,很快就赶到了右屯的军营之前,在辕门之外一箭之地,开始悄然布署防御。
 
    李安俨可以调动的亲信,肯定都跟着他上了玄武门,留在营中的,应该是李安俨自已也不确定是否可靠的将士,他们也应该没有参与谋反,但这种时候,岂敢大意。
 
    李鱼一行人悄悄潜至了玄武门附近。这一路行来,心情即激动,又踏实。盾与弓箭、飞抓等物送到,说明褚龙骧已经加强了皇城的戒备,就算侯君集大军进了城,也必须得先过他们这一关,可以说,大局已经定了一半了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宫里面,今晚皇帝是宿在洛嫔处的,这是一位十六岁的女子,已出宫两年,性情温柔,容颜甜美,甚得皇帝宠爱。当然,今夜也是九九而御,除了二品以上的妃嫔,俱都如此。
 
    月亮由月初至月中逐渐变圆,由月中到月末再逐渐变小,宫里嫔嫔们受皇帝宠幸的顺序也这样排列,月中的时候,是地位高的妃嫔,月初和月末则是地位低的妃嫔。
 
    不过,李世民当然不会这么没有节制,说是九九而御,今夜也只临幸了一人而已,其他几人只是略承雨露,至少想要怀孕是不大可能的,除非有奇迹发生。
 
    将近子夜,这九个女子已经将要睡去。毕竟其中最大的一个才十八,尚是贪睡的年纪。但一直合着眼养神的李世民却突然睁开了眼睛,眼神湛湛,毫无倦意。
 
    “来人!更衣!”
 
    李世民放下帷幔,遮住了满榻的春光,赤条条地站到了地毯上,外间侍候的几个太监宫娥赶紧迎了进来。
 
    “圣人……”
 
    洛嫔醒了,揉着眼睛坐起。
 
    帷幔之内,透出一个诱人的倩影。
 
    “你睡吧,朕忽然想起,有些事情要处理!”
 
    李世民回身,柔声安抚了一句,由太监宫娥们将他穿戴停当,便出了洛嫔的住处。
 
    “呼~~,下雪了!”
 
    李世民一出宫殿,便觉神志一清,漫天雪花,此时已然纷纷扬扬。
 
    “圣人!”
 
    贴身大太监凑到跟前儿,欠了欠身,他也不知道皇帝为何起来,想要干什么。
 
    “走!去……”
 
    李世民目光徐徐一转,忽然瞧见一处殿宇处尚有灯光。定睛瞧了瞧,识得是华沐苑的所在。
 
    李世民便道:“去华沐苑!”
 
    那贴身大太监暗暗嘀咕,今儿可不是临幸华沐苑妃嫔们的日子啊?
 
    可心里这么想,他可不敢说,只得答应一声,直起腰来,刚要宣布摆驾华沐浴,李世民已然道:“走吧!”便当下走进了茫茫大雪,那大太监赶紧上前,给他打起了伞。
 
    头前两串宫灯,冉冉直奔华沐苑。
 
    宫闱甚大,想转一圈儿得颇耗些功夫。所以只要不知道皇帝今夜宿在何处,就算闯进了宫,一时半晌的也别想找到他。
 
    李世民虽然做了万全的安排,为防万一,还是半夜换了宿处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东宫今夜,也是一个不眠夜。
 
    李承乾内着软甲,外罩龙袍,龙袍之外又罩了一件大氅,在大殿上焦急地走来走去,不时走到殿门口向外看看,到后来干脆站在外边不回去了,被那雪花一吹,焦躁的心情倒是弱了许多。
 
    杜荷与赵节却不似他那般打扮,二人直接一身戎装,腰间挂着刀,紧紧伴随在李承乾身畔,他们要以这副模样,给太子留下一个深刻印象,叫太子来日始终记得,他们两个也是陪着太子并肩作战过的。
 
    “太子,莫要着急。看看时间,此时最多刚刚发动!”
 
    赵节看了看天时,轻声安慰着太子。
 
    李承乾点点头,问道:“可已准备停当?”
 
    杜荷道:“太子放心,宫中的侍卫、太监、乃至宫娥,俱都武装了起来,分发了兵器,共计一千二百人,随时为太子而战!”
 
    李承乾吁了口气,道:“六率那厢如何了?”
 
    赵节道:“枕戈待旦,随时行动!只等侯将军那边发动,便马上进城,与之呼应!”
 
    李承乾点点头,轻叹道:“可惜了!若是霸道和承基在,这两员猛将,便是孤的定心丸呐,却不知他们现在身陷何处,哎……”
 
    雪夜之中,份外寂寥,辕门守卒身上已经落满厚厚一层白雪,却也不敢稍动。
 
    今夜营中显然是有事情要发生,傍晚时候,气氛就有些古怪,此刻更是如此。中军大帐灯火通明,俨然是要打仗的模样,全军上下谁敢不打起精神。
 
    这时候,一个眼尖的士兵忽然发现夜色中黑压压一片,防佛潮水一般压了上来。
 
    这是什么?
 
    那士兵惊骇地叫了一声,等另外几名守卒纷纷扭头看去时,就见那黑色的潮水化作了一对大鹏的翅膀,缓缓张开,向两翼漫延开去,看那样子,似要用一对黑色的翅膀,将整座大营覆盖。
 
    “什么人!站住!”
 
    “呜~~呜~~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