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五洲彩票app官网 2018-08-19 12:42 的文章

杨千叶也被领到了华沐苑引她前来的女官板着脸

   而且汉武帝、武则天、明朝、清朝这四个阶段,告密制度大行其事,实在是害苦了许多人,尤其是读书人,在其口诛笔侥之下,告密毫无疑问地就有了贬义色彩。
 
    李世民时期也是有告密制度的,只是没有达至泛滥地步罢了。
 
    密奏呈至御前,李世民一见是密奏,马上放下正在批阅的奏章,先查了火漆,确认无人打开过,这才取过银刀,亲手将它打开。看罢密奏,李世民脸上毫无表情,送来密奏的大太监微微斜眼瞟了皇帝一眼,也不晓得是谁告密,告的什么,心下虽是好奇,却不敢动问一句。
 
    李绩沉默半晌,将那密奏就着火烧了,便若无其事地继续批阅起奏章来。
 
    次日早朝已毕,皇帝随口说了一句:“兵部、户部留下!朕要听听今冬军中寒衣的发放情况。”
 
    李世民就是个马上皇帝,一向重视军队,这随口一句吩咐,谁也没有多想其他,就连昨日呈上密奏的那个大太监,一时也未联想到今天这个小范围的讨论寒衣发放的举措,和昨天的密奏有什么关系。
 
    只有魏王李泰,间接打听到这个消息后,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。
 
    他马上做出决定,撤回所有密探,免得打草惊蛇,弄巧成拙,接下来的事,该由他的父亲接手了。他相信,父亲会做的比他更好。不管是父皇的能力,还是父皇所掌握的力量,李泰自问,都是望尘莫及的。
 
    他最大的倚仗,是父亲对他有别于其他子女的宠爱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“自今日止,各位娘娘的礼仪演练就结束了。接下来,会有六局二十四司的奴婢们侍奉各位娘娘进行安置!”
 
    女官彬彬有礼地说着。
 
    她教授的是第一批次的几人,全都是有妃嫔职位的,其中一女是四品,还有几个五至八品的,全都是注定了的皇帝的女人,她可不敢像其他各组的“教官”那样颐指气使。天知道哪一天,自己就得拨到她们之中的某一人宫里当差呢。
 
    李鱼作为御前“太监”,适时地赶到了。
 
    他要了解这里的进程,以便禀报皇帝。
 
    “呀!”
 
    人群中,华姑一眼看到了李鱼,禁不住轻呼一声,急忙捂住了嘴巴,大眼睛左右一溜儿,幸亏声音小,没人听见。
 
    华姑沉住了气,随着各司各局的安排,前往安置她们的宫殿----华沐苑。她是五品的才人,在后宫的位置已经算是极高了,但大唐的皇宫虽大,殿宇虽多,也还没有她独立的宫殿,可以自称本宫。
 
    她和另外三名才人,分配到一座宫殿中,各自拥有不同的起居处、活动空间,各自不同的太监和宫娥侍候。如果年少寂寞了,还可以跟其他才人凑到一起,打打叶子牌什么的。
 
    “李鱼!”
 
    一直到她抵达分配给自己的殿宇,分配来侍奉她的太监宫娥见过了她,送她来的女官想要告辞,李鱼也要随之离去,华姑才忍不住唤了一声,李鱼一回头,她就知道没有认错,这人果然就是李鱼。
 
    “家父曾在利州任职,李中官本也是利州人,是以认识。那时人家还是个八九岁的小丫头呢,没想到,会在这里看到故人!”
 
    这是华姑对那女官的解释,解释的滴水不漏。不但说清了她做为后宫嫔妃与这太监相识的缘由,而且还点出了自己当时的年纪,避免有人嚼舌根子。
 
    宫里头莺莺燕燕的,别看大家平日里仿佛亲热的不得了,可指不定谁就会在背后下你的绊子。甚至……,不需要结怨,不需要有过节,她看你不顺眼,她嫉妒你出身更好、容颜更俏,就足够了。
 
    华姑年纪虽小,这些事却很明白。
 
    “那倒巧,李中官,难得故人相见,就陪娘娘说说话儿吧,记得早早回御前禀报。”
 
    那女官知道李鱼的真正身份,是以好心提醒了一句,否则他一个“完整”的男人,在后宫久滞不出,还与皇帝的女人接触亲密,后果很难预料。
 
    那女官其实平日里也蛮尖刻的,但谁叫李鱼是个正常的男人呢,长得还挺俊俏。虽说不可能与他发生点儿什么,可这好感却是自然而然的。
 
    李鱼谢过了那女官,与华姑行在院中,便叙叙起了别后之情。
 
    童年的事情,在华姑心中已经淡了,那时她还是个小女童,但现在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。不过,她仍记得是因为李鱼的冒死相助,才救了她一命,对这位救她一命的大哥哥,还是心存感激的。
 
    “原来如此!”
 
    华姑听说李鱼不是太监,又听他说了扮成太监留在宫中的理由,便更加亲近了几分。虽说她是后宫女子,且刚刚进宫,不怕她与外臣有所勾结,可李鱼哥哥能毫不避讳地对她说出这个秘密,还是令她觉得很开心。
 
    “可惜你在外廷,我在内宫,平素里不大能相见呢。”
 
    李鱼笑道:“那也未必,我现在御前,为了扮得像一些,只要皇帝往后宫里来,我也就得跟着来,你若被皇帝喜欢了,常往你这里行走,你我未必不能相见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李鱼神思一阵恍惚,很久很久以前,那黄花地里,有个小丫头曾童言秩语地说过长大了要嫁给他呢。没想到,现在她已出落成了大姑娘,自己融入这个时代,已经很久了啊。
 
    很多的人、很多的事,由他一起经历着,与他一同成长着,那时他还是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呢,如今却是有妻有妾,还有一个大胖小子。啊!凌若也快生了吧……
 
    李鱼一时也浮想联翩。
 
    华姑听他提到皇帝,便有些害羞,但又忍不住试探地道:“皇帝……是个什么样的人啊?胡子还没有白吧?他脾气大不大?”
 
    李鱼笑道:“皇帝才只年过四旬啊,怎么可能那么老。他身材伟岸,容颜端正,你一看就知道了。皇帝的脾气……也不算大吧,至少我还不曾见过他大发雷霆。”
 
    华姑听着,忍不住浮想翩跹。
 
    她已经知道,本月二十三,她就得侍寝于皇帝。今天已经十九号了,想想就叫人芳心乱跳,说不出的紧张。皇帝……会喜欢我的吧?
 
    一想到她是九九而御,还要和另外八个女子一起侍奉皇帝,华姑就更紧张了。九个姑娘一起侍奉皇帝,如果不能得到他的喜欢,很可能就会得不到他的宠幸。那时,连身边的太监宫娥都会来欺负我了。
 
    华姑想着,暗暗攥紧了拳头,她可不喜欢被人无视,被人欺负,既然已经进了宫,她就得在这里站稳脚跟,一定要给皇帝留下深刻印象,要他喜欢上自己才行。
 
    此时,杨千叶也被领到了华沐苑。引她前来的女官板着脸道:“你之前表现优异,所以,我举荐你为华沐苑的良侍女官,你要好好做事,配合承宜良侍,侍奉好几位娘娘。”
 
    “多谢姐姐提拔,妹妹铭记在心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福礼谢过,那女官脸上颜色便缓和了许多,点头道:“此间承宜良侍是正管,你是副管,她是宫里老人了,脾气也好,我带你去见她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浅笑答应着,跟着那女官往里走了走,忽然一眼看见李鱼,正与一位才人服饰的女子低声说着话。杨千叶的心儿咯噔一声,就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 
    虽说
    李安俨长长地吁了口气,一转身,便扶刀走向城楼。
 
    风渐起,微微有些凉意,比起之前,似乎反而暖和了些。
 
    将要走进城楼的时候,李安俨忽然站住,慢慢抬起头。
 
    玄武门城楼上一串灯笼,将彤红的光洒照在青石的地面上,光影中有些缥缈之物零星散落,李安俨张开手掌,接住了一粒。晶莹的雪,在他掌心迅速融化,只感到一丝湿意,还不足以化成水滴。
 
    “要下雪了啊……”
 
    李安俨喃喃地说了一句,再走进城楼时,脚下的力气忽然大了些。
 
    他觉得,这今冬的第一场雪,是一个好兆头!
 
   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