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五洲彩票app登录 2018-08-19 12:38 的文章

相携着出了芙蓉楼摇摇晃晃地便到了曲江湖畔

 “诸位,孤不能再等了,再这样下去,孤会被逼疯的!”
 
    李承乾攥紧双拳,对苏有道急切地道:“先生那边究竟准备的如何了,越迟发动,对我等越不利啊!”
 
    苏有道沉声道:“臣已与侯将军取得了联系,侯将军已经开始准备了。臣昨日刚把京城驻防兵力以及每日值戍将领的详细情报送去。侯将军那里已经开始谋划了。”
 
    李承乾迫不及待地道:“那我们得尽快动手了。诸位可有计议?”
 
    赵节和杜荷对视一眼,赵节道:“那……我等上次与太子说的诈病引皇帝探视之计?”
 
    李承乾苦笑道:“就只怕如今东宫这边向父皇报一声孤已经死了,父皇都不会到东宫来,孤……”
 
    苏有道截断他的话道:“这个计策还是可以一用的!”
 
    李承乾讶异地看向苏有道。
 
    苏有道微笑起来:“如此,可以让皇帝把注意力放在东宫这边,以为我们技止于此!”
 
    李安俨恍然,击掌道:“好主意!而实际上我们却暗度陈仓?”
 
    苏有道点头:“不错!此事还得有赖于李将军。我的计划是这样,太子这边向宫中报病,将各方的注意吸引在这里。侯将军那厢调兵进城,如果能唬过守城官兵最好,若是不能,便强行突破,趁夜杀奔皇宫。
 
    李将军,你是左屯卫中郎将,负责宿卫宫廷的,到时就得靠你打开宫门,接应侯将军进来。只要我们能迅速掌握住皇帝,长孙无忌、李绩、尉迟恭等人何足道哉?外边便是有百万大军,也不堪一提!”
 
    “咳!我们……怎么办?”
 
    赵节问了一句。
 
    苏有道沉声道:“你和杜兄到时候就来到这东宫,与太子在一起。只要宫中得手,发出讯号,你二人立即率人拥太子入宫。早朝的时候,要确保太子登上永安宫正殿,出现在百官面前!”
 
    赵节和杜荷对视了一眼,心中颇有些失望,如此一来,他们只有拥戴之功,但具体功劳,实在连侯君集的一根小手指都比不上。
 
    出谋画策的是苏有道,领兵进城的是侯君集,负责接应的是李安俨,这三人功劳都将远在自己之上,汉王李元昌功劳固然也不大,可人家是太子的叔父,一旦太子得位,就要靠这位皇叔去现身说法,说服皇室众人拥戴新天子。
 
    哎!
 
    这两位一个自己就是驸马爷,一个是驸马爷的儿子,做为皇亲,权柄不重,一想到冒了生死之险参与谋反,但是在其中仍然只是一个打酱油的角色,心中着实不甘。
 
    可他们也知道,这时候起作用的只能是人家手里的兵,只得怏怏应允。
 
    苏有道说完了计划,对李安俨道:“李将军是哪一日当值?”
 
    李安俨骤听计划马上就要实施,也是紧张兴奋得心口乱跳。他咽了口唾沫,答道:“后天!后天晚上,就是由我戍守玄武门!”
 
    后天……
 
    苏有道眯了眯眼睛,道:“事不宜迟,我马上去见侯君集!”
 
 第547章 各有烦忧
 
    杨千叶站在众女子前面,按照女官的吩咐,正在演示如何站立与行走。
 
    入宫的女子都要接受一段时间的礼仪训练,以免君前失仪。但那女官只不过一个上午,就对杨千叶青睐有加了。
 
    杨千叶可是在前隋大内总管墨白焰的严格指点下,认真学过宫廷礼仪的,那站立行走之姿,就算以那严苛的女官要求,也是毫无瑕疵。所以,她就被唤到众人之前,成了每天的示范者。
 
    杨千叶是第三组的人,每一组的姑娘都有专门的女官在各自的场所教习,所以杨千叶虽然每天都要站在队伍的最前面,与华姑却不在一处。不然,她容色变化不大,华姑那丫头一定也认得出这个曾冒充她小姨的女子来。
 
    “不错,就按照欣恬的仪态、动作,你们练习一番!”
 
    女官刚说完,就见远处几名宫娥正陪着一位丽人款款行来。
 
    那女官见状,马上摆手叫众人肃立,自己也侧身避到路旁,谦恭的很。
 
    这里是御花园,时不时就有人经过,但那女官可未见对别人如此谦恭,众秀女一看就知道必是高阶的妃嫔,当下也是鸦雀无声。
 
    “奴婢见过杨妃娘娘!”
 
    待那几名宫娥簇拥的黄衫丽人姗姗走近,女官立即上前拜礼。
 
    “杨妃?”
 
    杨千叶心里咯噔一下,本来是垂了首的,这时却一下子抬起头来,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女子。
 
    那女子如今不过二十四五岁年纪,一张鹅蛋脸,容颜极是俏美。杨广的基因还蛮强大的,这位杨妃与杨千叶,有五六分的相似。
 
    杨千叶早就调查过大唐宫廷的事,一听“杨妃”就知道这是自己的姐姐,同父异母的姐姐,前隋的公主。
 
    皇帝有四妃,其中姓杨的只有一位,所以杨千叶一听杨妃,就知道必然就是自己那位从未谋面的姐姐。
 
    “哦!是齐玉啊!”
 
    杨妃站住,向那女官微微一笑:“本宫园中那眼池子里,前些日子暴雨,逃了些鱼,再观未免无趣,你去调配百十尾来再放进去。”
 
    这些女官平素里都各有职司,秀女进宫,临时抽调来教礼仪的。此时杨妃有吩咐,那叫齐玉的女官忙答应一声。
 
    杨妃说罢,便继续前行,完全不曾看到,秀女群中正有一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目含泪光,而那,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。
 
    杨妃过去后,那女官便叫大家原地休息,自己先去支应差事。
 
    杨千叶仍然望着杨妃消失的方向,痴痴出神。
 
    根据她的调查,这位姐姐是在十三岁的时候被李世民纳入宫中的,十五岁生了皇三子吴王李恪,过了几年又生了皇六子蜀王李愔,位列四妃之一,在宫中地位也算极高的了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就是李世民的枕边人,有的是机会下手,你却不能为父报仇?”
 
    杨千叶紧紧地握住拳头,指尖扎在掌心,可心里却更痛。
 
    然而,天家无情。这位公主殿下自出生,其实都没见过杨广几次,父女之间,哪有几分亲情。而改朝换代的事,又很容易被人忽略了个人私仇,这位公主不曾像杨千叶一样,从小被一帮太监灌输了那么多的理念,又怎么可能如她一般地执着?
 
    “那位就是杨妃娘娘啊,好漂亮!”
 
    “那还用说,人家可是前朝帝女,又给皇上生了两个儿子,地位稳着呢。”
 
    “啊!前朝帝女啊?她……她不会怨怼当今圣上么?”
 
    “哎!隋文帝时,纳有宣华夫人,还不是前朝陈国宁远公主?隋炀帝时,皇后萧氏,还不是前朝梁国公主?还不是一样的为她们的丈夫生儿育女,哪个把报仇视为己任了?江山社稷的事儿,咱们女人家……”
 
    旁边那些秀女们叽叽喳喳地谈论着,杨千叶听在耳中,却是黯然神伤。
 
    子不为父报仇,非子也!
 
    她们可以忘了父仇,我不会!
 
    我要效仿的,是汉时孝女缑玉!
 
    杨千叶暗暗给自己下着决心,可是心头却突然又掠过了李鱼质问过她的一番话。是啊,杀害她父亲的人早就死了,只因为最后得了这天下的是李家,把这笔帐算在李家头上,算得着么?
 
    我究竟,是为了什么,才坚持到现在,才出现在这里?
 
    杨千叶一时心中惘然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曲江,芙蓉楼。
 
    赵节与杜荷在楼上饮至大醉,相携着出了芙蓉楼,摇摇晃晃地便到了曲江湖畔。如今时节,已不适合游湖,湖畔荷花大半凋零,一派残败迹象。湖边只有三两小舟,艄公们大多无聊地坐在岸边聊天,等着生意上门。
 
    二人到了湖边,杜荷酒意未去,便拉着赵节,醉眼一扫,瞧见一艘小船正泊在岸边,那身材魁梧的艄公正蹲在船头刮着一尾肥鱼的鳞。便拉着赵节踉跄走去,道:“船家,载我二
    李承乾意图谋反,便当真只有皇帝李世民心中有数么?
 
    非也!比李世民还早一步察觉的,是魏王李泰!
 
    李泰把太子哥哥视为自己最强劲的竞争对手,一直都盯着他,想找他的错处。所以,李承乾这边的异动,反而早早便被李泰察觉了,只是李泰知道的远不及李世民详细,也不确定太子居然等不及要造反。
 
    他只是凭着李承乾的异动,感觉他似乎要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,所以吩咐了人,比平时更加紧密地盯着太子。而杜荷与赵节,近来与太子接触频繁,自然也就成了他们的重点跟梢对象。
 
    杜荷与赵节一出府门,就被他们盯上了,及至此刻,已经换了四拨盯梢的人,而杜荷与赵节所登的那一叶偏舟上,却也正是魏王李泰甚为赏识的一个护卫:铁无环!